首页 > 新闻中心 > 外媒看怀化 > 正文

【湖南日报】众人的事情众人商量——探访“湖南基层治理的北斗溪实践”之二

湖南日报记者 肖军 唐婷

岁末年初,在溆浦县北斗溪镇采访,记者常坐该镇红花村村民王师调的车。老王平时做点小生意,闲时帮忙送个客,是个热心肠。

车行北斗溪,如行画中,树木葱茏,河水清澈,群山掩映着一座座青瓦白墙的花瑶民居,让人心旷神怡。

“生活在这里蛮有味咧。”王师调动情地说,北斗溪如今林草繁茂,下雨时,从山上流下来的水都是清的。天气好,二都河清得能映出人的影子。

“封山育林,政策细节都是和老百姓商定的”

1月3日,站在宝山村云溪茶叶加工厂坪地上眺望,对面群山云雾缭绕,半山腰中绿油油的茶园分外养眼。见记者赞赏不已,宝山村党支部书记肖守逢深有感触地说:“这条路走对了。”

这条路,指的是全面封山育林之路。肖守逢介绍,他曾长期做木材生意,被群众称为“砍树大王”。2012年,当时九溪江乡(2015年与北斗溪乡合并,成立北斗溪镇)就推行封山育林与村民商量时,他当时也牢骚满腹,认为这是断了他的财路。

“长远发展还得靠山,要为子孙留下绿水青山。高铁开通了,游客来看啥?你是村干部,更要带好头。”时任九溪江乡党委书记的梁金华与肖守逢一番推心置腹的谈话,让肖守逢如梦初醒,毅然决定“金盆洗手”。

肖守逢的转变,是北斗溪镇村民观念变化的一个缩影。

“吃饭靠种田,用钱靠砍树”。北斗溪镇过去山高路远,交通闭塞,老百姓过的是“靠山吃山”的日子。

面对日益恶化的生态环境,2012年,当时的九溪江乡党委班子抓住沪昆高铁溆浦南站落户北斗溪的机遇,提出了“全面封山育林”的想法。

思路好,推行却不易。林业部门没了收入,木材商人断了财路,反对声一时四起。木材老板龙某前几年花3.5万元订金买下一片山的木材,眼看着发财梦要成为泡影,说情、威胁双管齐下。

面对困难和阻力,怎么办?顶住压力,问计于民。全体乡干部下到村组,就为什么要封山、封多久、怎么封等问题,与群众广泛协商。对于龙某等个别重点户,干部多次上门做工作,商量解决办法。龙某最终欣然答应不砍树、收回订金。

“我们犹豫过、动摇过。但深入到群众中去,跟大家仔细商量,发现大多数群众还是支持封山育林的。”时任九溪江乡党委书记的梁金华坦言。

考虑到农村实际,对老百姓的自用材,则要求“砍一造一”。为保证造林到位,要求按照每立方米100元的标准交押金。“封山育林,政策细节都是和老百姓商定的。”北斗溪镇人大主席团主席、时任九溪江乡党委副书记向华说。

2012年11月,九溪江乡召开人代会,形成了封山育林的决议,一封10年。2016年10月,新成立的北斗溪镇在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上形成决议,全镇再封山育林10年。

不砍树,怎么发展?放下斧头,拿起锄头。在宝山村,村支两委与老干部、乡贤、村民代表商量,决定发展生态产业。如今,全村种植茶叶2000余亩。宝山成了名副其实的“宝山”。

封山、防火、造林“三位一体”,护山养山。如今,北斗溪境内重峦叠嶂,满目葱茏,森林覆盖率达80.1%,迈入省美丽乡镇行列。

封山又治水。采取同样的办法,河道全面禁采。境内河道7个采砂场全部取缔,8艘大型采沙船全部上岸切割,二都河恢复了美丽的容颜。

“水质好不好,鱼儿说了算,我今年就看到河里的鱼有五六公斤一条。”北斗溪镇坪溪村村民贺显治笑呵呵地对记者说。

“风貌改造,干部与咱们商量真是不怕麻烦”

1月3日下午,北斗溪镇红花园集中安置点,一栋悬挂大红灯笼的新楼房映入眼帘。走到门前,男主人王化军笑着把记者迎进屋。

王化军这天喜迁新居,笑容格外灿烂。坐在堂屋的小方桌前,老王打开了话匣子。他是个养鸡专业户,过去住在离新房2公里远的半山腰上,一直打算下山建房。

2018年,镇里召集有建房意愿的村民开会,商量集中选址建房问题。“开会商量得很细,大家充分发表意见。”王化军说,他打心眼里拥护镇里新建房屋按花瑶特色进行装饰的方案。

2016年,北斗溪镇党委、政府计划对全镇范围内的房屋建筑按花瑶特色统一进行外观装饰,对已建房屋实行风貌改造,新建房屋一律按照花瑶特色进行装饰。

困难和阻力接踵而来。有新建的房子,“穿衣戴帽”都完成了,要把贴上的瓷砖打掉,心痛舍不得。有的经过精心设计,要改成花瑶风格,心里不乐意。特别是要把群众房前屋后乱搭建的猪圈、棚舍拆除,极易引发矛盾。

“这些问题放在以前,群众不答应也要干,但这样会把好事办砸。最好的办法还是众人的事情众人商量。”北斗溪镇党委副书记、镇长舒均军说。

青瓦白墙,飞檐翘角,黑褐色窗花。1月3日,走进坪溪村村民贺达兰花瑶风貌的住房,感受到了独特的花瑶文化。村干部介绍,贺达兰家曾是风貌改造“钉子户”。记者与贺达兰聊起这件事时,小伙子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说:“我起初有点想不通,但最反对的还是我岳父。”

贺达兰是上门女婿,其岳父是泥瓦匠。2015年,经岳父设计,家里建起一栋三层别墅式小洋楼。镇村干部就风貌改造多次征求老人意见,老人认为才建的房子就要改造,死活不愿意。

“你们年轻人见过世面,风貌改造后,村子美了,致富门路也更多。”村支书梁奇华见老的说不通,便把贺达兰夫妇找到村部做工作。“我们觉得梁支书说的有道理,回家后,做通了老人的工作。”贺达兰说,“风貌改造,干部与咱们商量真是不怕麻烦。”

“现在,花瑶民居群成了村、镇最亮丽的风景线,游客进村了,我打算把房子内部结构调整一下,迎接游客进家。”贺达兰高兴地说。

北斗溪镇党委副书记贺乙说,与群众多商量,看似多了一些“麻烦”,实际少了许多障碍。2016年,北斗溪镇核心镇区5个村已建民房风貌改造工程启动后,仅用半年时间,砖房统一实施风貌改造539户,木房整村推进实施风貌改造1129户,没有发生一起阻工、上访事件。2016年7月1日后,全镇共有584户群众新建砖房,都按花瑶特色进行了外观装饰。

(原载于1月8日《湖南日报》)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怀化日报”“来源:边城晚报”“来源:掌上怀化”“来源:怀化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怀化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怀化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余来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