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外媒看怀化 > 正文

【湖南日报】安居之下,好日子如歌——怀化市易地扶贫搬迁工作纪实(上)

1

肖军

怀化,抬头是山,低头是山,绵绵不断的大山,造就了怀化,也把现代文明挡在了山外。

一方山水养不活一方人。部分山区群众生存环境恶劣,靠山难吃山,山上都是生态林,不能砍伐,换不成钱。山货运不出,产业起不来。更愁的是看病难,小病拖,大病扛。重重大山像一道道屏障,贫困赶不走,小康进不来。

告别穷山沟,走上小康路,这是许多山里人的夙愿。

树挪死,人挪活,迁出深山天地宽。从2016年开始,一场波澜壮阔的易地扶贫搬迁攻坚战在怀化打响。干群齐心协力,攻坚克难,啃最硬的骨头。武陵山下,一曲壮歌浩荡。

据怀化市易地扶贫搬迁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提供的数据表明,2016年至2018年,怀化共完成易地搬迁25793户103904人。全市所有项目均已全面竣工,并已全部达到搬迁入户的条件,提前两年全面完成了“十三五”易地搬迁安置建设任务。至今年11月底前,搬迁入户率达100%。

“十万乡亲‘挪穷窝’。”怀化市委书记彭国甫说,怀化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易地扶贫搬迁工作的殷殷嘱托,按照省委、省政府的决策部署,把易地扶贫搬迁工作作为脱贫攻坚战的“头号工程”,扑下身子抓落实,下足绣花功夫,确保实现“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的目标。

“五个精准”搬得出

11月25日傍晚,辰溪县幸福家园集中安置区3栋一间新屋里,易地扶贫搬迁户黄三妹正在厨房做晚餐。不久后,在离家不远处锦溪小学读5年级的儿子放学回家。吃过晚饭后,一家人沿着小区内的人行便道悠闲地散步,其乐融融。

“搬出大山,住进宽敞明亮的新房,水、电、气、网全通,我在小区对面的辰溪生态产业园上班,步行只要几分钟;孩子在家门口就可以上学,再也不用起早摸黑,周边还有医院和公园。生活完全变了样,感觉很幸福。”谈起搬迁后的生活,黄三妹一脸灿烂如花。

安居是乐业之本。易地扶贫搬迁,首先要精准选址。怀化,八山一水一方田,山多平地少,选址太难,工作难度大。

“要把最好的地方给老百姓住!”怀化市易地扶贫搬迁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主任田敏说,按照这一理念,市委、市政府要求全市各地的安置点都要符合“五靠近”的原则:靠近县城和集镇、靠近中心村、靠近公路沿线、靠近景区、靠近工业园区。同时,每个安置点都要进行规划设计,避开滑坡带,交通出行方便,水、电、气、光纤同时配套。

怀化易地扶贫搬迁范围涉及13个县(市、区),搬迁重点集中在武陵山脉深度贫困地区,且分布区域相当分散。搬迁任务之重为全省之最,是全省易地扶贫搬迁的主战场。

为确保“应搬尽搬”,怀化确保做到“五个精准”,即“精准搬迁区域、精准识别对象、精准落实政策、精准安置方式、精准项目选址”。

推行“先定区域再定人”的高精度识别方法,将搬迁区域锁定在高寒、地质灾害频发、资源匮乏区等深度贫困区域,以“范围精准”确保“身份精准”。

怀化从精准识别对象入手,严把群众申请关、入户调查关、民主评议关、公示监督关、确认审核关。确保易地扶贫搬迁的“帽子”戴在该戴的贫困户头上。

除了精准识别搬迁对象“史上最严”,这次扶贫搬迁还有一个“史上最严”的硬杠杠,即人均住房面积不得超过25平方米。

“易地扶贫搬迁的是扶贫房,不是一步达到小康的富裕房,要坚决防止举债建房,因搬迁增贫。”田敏说,怀化严令整改,一把尺子量到底。

安置不搞“一刀切”

一幢幢新房,依山傍水;一张张笑脸,幸福洋溢。在环境优美的靖州藕团乡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藕荷新苑,外地媳妇俞秋芳在打羽毛球。在搬来前,俞秋芳一度觉得“上错花轿嫁错郎”,夫家的村子山高路远,耕地又贫瘠。

2017年,村里40户186人“拎包入住”藕团集镇的藕荷新苑,成为了“街上人”。俞秋芳从心里认可了自己“靖州人”身份,情不自禁地感叹:“这里新房美观大方,交通、读书、买东西都方便,跟搬迁前比真是天上人间,大伙儿都觉得现在的日子过得真是舒心。”

舒心,来自对群众意愿的充分尊重。实施易地扶贫搬迁,怀化不搞“一刀切”,而是根据当地的实际,根据村民的意愿,采取不同的安置方式。

鹤城区推行“小集中”安置模式,集中安置点规模都不大。一般选择交通便利、资源较多、距离原居住地较近的地方建安置点,政府统一建好水、电、路等基础设施。

谈起“小集中”安置模式,鹤城区委书记熊安台介绍这是充分考虑搬迁户的生产和生活便利的实际,既避免了分散安置基础设施建设量大面广、投资效益低等问题,又解决了大规模集中搬迁建设征地难度大、群众背井离乡、后续发展困难等问题,政府易于操作,百姓乐于接受。

中方县城是一个“年轻”的县城。针对县城人气不旺,结合“融市融城”战略,该县坚持以城镇化安置为主,分散安置为辅,全县共建7个安置点,其中4个安置点紧邻县城中心商业区、湘商文化科技产业园和怀化高新区。

“通过搬迁群众下山,进城务工创业,助推我县旺市融城战略的实施,加快城镇化进程,提速城镇化水平。”中方县委书记姜耀文说。

“根据搬迁户的意愿及自身条件,量体打造搬迁地。”辰溪县委书记杨一中说,按照因地制宜规划、尊重群众意愿、灵活选择地点的思路,辰溪探索县、乡、村“三级梯度”搬迁安置模式,将有劳动能力的贫困户集中安置到县城或园区,将条件稍差或要求留在乡镇的贫困户安置到中心镇,对没有离乡意愿和自身条件较差的贫困户安置在中心村分散安置。

洪江区、通道、芷江等区县,大打旅游牌,将集中安置点向景区靠拢。

一排排新房,在青山绿水的映衬下错落有致。近日,在洪江区樱花园仁园小区,搬迁户王金梅喜上眉梢。王金梅原来的房子在桂花园茅头乡,属于地质灾害点,“以前一下雨就担心滑坡,现在住上了新房子,又靠近古商城景区,日子越过越好。”王金梅乐呵呵地说,她在景区旁一家供游客就餐的餐馆上班,每月有工资拿。

“我们把安置点选在洪江古商城附近,就是想让搬迁户享受全域旅游的成果。”洪江区发改局负责人说,搬迁户将有更多的机会,通过参与发展特色旅游餐饮、提供旅游服务等途径,吃上“旅游饭”。

“精准选址,精准安置,怀化始终贯彻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让搬迁群众住得安心。”彭国甫说。

高位推进解难题

“天上掉下个太安社区!”这里原是荒地,住户都是从全县20个乡镇搬来的,而搬迁点是去年才“冒”出来的。

2018年初,沅陵在城郊太常集镇旁开山劈石,仅一年时间,52栋楼房拔地而起。社区总用地143亩,为全省占地面积最大的安置区,共安置1392户5331名贫困群众,搬迁人口全省排名第二。

“安置区建得快、质量高,得益于领导高度重视。”太安社区党总支书记郑涛介绍,省政协副主席、怀化市委书记彭国甫,市委副书记、市长雷绍业多次到太安社区调研指导,县委书记钦代寿、县长周重颜等县级领导从选址、规划到建房、后续管理及服务全程参与,及时解决项目中的难题。

在易地扶贫搬迁工作中,怀化坚持高位推进,落实主体责任。

高规格会议推进、深入一线督查推进、约谈问责推进,怀化坚持“三推进”。市委书记彭国甫、市长雷绍业等市委、市政府领导带领市直相关部门负责人,经常采取“两不一直”的方式,直奔易地扶贫搬迁安置项目一线,现场督查调研易地扶贫搬迁工作存在的问题,并现场督导相关问题。

同时,为加强问题整改,怀化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针对工作推进不力、问题突出的县市区党政主要领导,采取约谈问责的形式,强有力推进问题整改,确保工作顺利进行。

一级做给一级看,一级带着一级干。全市371个安置点派出精兵强将,共落实300多位县级领导包安置点,组成300多个工作班子,成员达到2000多人。实行“一个项目、一名领导、一套工作班子、一抓到底”的工作机制。

搬房容易搬“心”难,啃下硬骨头,关键还得靠干部。针对搬迁群众的种种顾虑,县、乡、村干部一头扎进村寨,挨家挨户做工作,政策讲细讲透,一把钥匙开一把锁。

十万乡亲挪穷窝,开启幸福新生活。穿行怀化各易地扶贫搬迁点,看到的是老百姓的张张笑脸。

“楼室崭新阳光满,幸福生活党恩深。”夜幕降临,灯火星光照在新晃凉伞镇万家村寸口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一副红彤彤的对联映红了搬迁户吴肇军的脸庞。

“搬出新天地,移来好日子。”吴肇军眉飞色舞地说,过去住在山高坡陡的地质灾害点上,坐在破旧的木板房里就能看星星、晒太阳,日子过得心发慌。老母亲也带着孙子远走他乡租种荒地为生。如今,住上砖房宽敞明亮,流转土地、基地干活、入股干活拿“三金”,年收入超过2万元,接回老母亲安度晚年。

风雨桥畔,一排排蕴藏着致富商机的钢架大棚闪着银光,大棚里的蔬菜拔节吐绿、清香四溢,风雨桥上,飘来清脆的侗歌:“李花谢了桃花开,万家村里春风来,易地扶贫政策好,男女老少笑开怀……”

这歌声,是那么深情,又是那么甜美,唱出了搬迁户的心声。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怀化日报”“来源:边城晚报”“来源:掌上怀化”“来源:怀化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怀化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怀化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大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