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外媒看怀化 > 正文

【潇湘晨报】“永不错过的末班车”后续:“深夜摆渡人”感动一座城

“永不错过的末班车”后续

“深夜摆渡人”感动一座城

怀化暖心司机杨骐铭十年如一日“多等几分钟”,方便学生赶末班车

97671566929175234

8月30日晚,怀化市,正在开15路公交末班车的杨骐铭。图/实习记者张云峰

49191567361155281

暖心司机 扫码进入ZAKER潇湘看怀化公交司机杨骐铭相关视频报道

随着潇湘晨报记者对怀化15路公交司机杨骐铭的深入采访,这个“深夜摆渡人”的形象愈来愈立体。

在乘客看来,他是难得的好司机;在家人看来,他是好丈夫、好父亲;在读者看来,他是这个时代的好人榜样……

本报记者 伍洪涛 实习记者 王佳箐 易可欣 怀化报道

杨骐铭今年47岁,12年前正式成为怀化公交集团的驾驶员。他的手心因为长时间握在方向盘上,已经被磨出一层茧,和他握手时尤其能感受到这种粗糙。

按照公交公司的规定,杨骐铭驾驶的15路公交末班车的收班时间是22点40分,但他到达终点站时常常比这更晚。由于途经怀化三中站,为了让22点才下晚自习的学生赶上末班车,杨骐铭有时会刻意延迟末班车发车时间,即使路上空无一人,他也会放慢车速,到了公交站台可能还要稍等几分钟。这个习惯坚持了10年,如果没有8月13日的那面锦旗,也许它会永远成为杨骐铭与怀化三中学生之间的秘密约定。

延迟的末班车

2018年9月的一个晚上,杨骐铭驾驶着15路公交末班车正准备离开怀化三中站台,通过后视镜看见一个女孩从校门口跑来,杨骐铭便停下等她上车。

这个女孩姓尹,是怀化三中的学生。升入高三后,晚自习的下课时间由21点30分延迟到22点,好几次尹同学稍晚了几分钟离开教室,跑到车站就只能看见15路公交车开走的背影。尹同学住在城郊,每晚要坐二十几分钟公交车回家,她的父母长年上晚班,很难来学校接她,如果错过末班车,她就只能打车回家。

这次尹同学决定问问杨骐铭,如果以后放学稍晚,公交车能不能等她几分钟。杨骐铭不仅一口答应,还主动把自己的手机号留给尹同学,让她以后下课较晚的时候就提前打个电话,杨骐铭会在怀化三中站一直等到她上车。

杨骐铭记得等得最久的一次是今年3月的一天,尹同学在放学前告诉他可能会晚一点离校,所以杨骐铭那天在起点站就延迟了5分钟发车,行车时也尽量放慢速度。可在怀化三中等到22点25分,尹同学依然没上车,杨骐铭便给她打了电话。当时尹同学刚走出校门,她以为这么晚了,车一定开走了。接到杨骐铭的电话时她很惊讶,当时路上几无行车和路人,只有15路公交车灯在闪烁。

尹同学常坐在靠近上车门的一个单独座位上,如果上车时已经没有座位,尹同学就倚靠着驾驶室旁的栏杆。在杨骐铭的印象里,尹同学在车上也常拿着一本书学习,有时甚至会忘记下车,在杨骐铭提醒之后才匆忙收拾书包。

8月13日,考上一所“985”大学的尹同学给杨骐铭送来一面锦旗,上面写着“热心相助,弘扬美德”。如果不是这面锦旗,连怀化公交集团都不会知道:在驾驶末班车的10年里,杨骐铭从不会为尽快回家而提前发车或是加快车速;相反,为了让22点才下班或下课的乘客能赶上末班车,他常常会在站台多等几分钟,到达终点站比规定的收班时间要晚。

没写在线路牌上的目的地

8月30日晚,杨骐铭驾驶着末班车到达怀化金行站。乘客陆续上车,但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站在路边向车后张望,杨骐铭便问了一句“去哪”。女孩要去的地方在城北,15路车本不经过那里,听到杨骐铭叫她上车时,女孩有些惊讶,又问了一句“这不是15路车吗”。杨骐铭向她解释,末班车到终点站后他还要把车开去城北的公交总站,可以顺路把去城北但错过了末班车的乘客带过去。

常坐15路公交去城北的乘客不在少数,其中还包括怀化三中今年毕业的两个男孩。高三这年,他们在22点下晚自习后常赶不上其他路末班车,杨骐铭就顺路带上他们,“我跟他们说,以后你们俩就负责给我关窗,他们就一人分一边,每次下车之前都会把车窗关好”。

有一次杨骐铭休假,徒弟钦文替他开末班车,没带这两个男孩去城北。杨骐铭知道后责问钦文,钦文觉得委屈,说公司规定线路之外不允许带人。“他是个原则性很强的人”,杨骐铭只好劝他:那么晚了,两个男孩都是学生,赶不上末班车不方便也不安全,既然去城北是顺路的事,能帮就帮一下,“如果公司找你,我来负责”。

钦文再次代班后,杨骐铭又遇到那两个男孩,他们说钦文不仅主动送他们去了城北,还向他们道了歉。现在钦文开与杨骐铭反方向的15路末班车,和师父一样,看到没上车的乘客,他也会多问一句:“去哪?”

2007年,杨骐铭正式成为怀化公交集团的一名驾驶员,起初他与一名同事轮班,一年多后这名同事离职,因为人手不够,杨骐铭只能上三连班,每天早上6点03分从兵站路口站发车,一直到22点40分收班,只有中午能休息不到两个小时。

公交驾驶员没有周末也没有节假日,虽然一年可以调休几天,但杨骐铭大多数时候会选择工作。唯一一次连休三天是在2010年,他的父亲因癌症去世。因为一直要上班,杨骐铭没时间回老家会同县照顾病重的父亲,他至今都会为此感到愧疚,在那之后他便将今年85岁的母亲接来同住。

2017年的除夕,杨骐铭仍在工作,连晚餐都是家人送到车站,他在发车间隙的几分钟里迅速吃几口。那天的末班车如常运行,时任公交集团分公司经理的唐正胜陪着杨骐铭跑完全程。因为是大年夜,路上的车辆和行人都比平时少得多,杨骐铭看见有个女人在路边招手,虽然她没到车站,但杨骐铭还是停下了车,这也是当晚末班车上唯一一个乘客。

他总提及的第三个孩子

大约三年前的一个晚上,杨骐铭驾驶着15路末班车,看见路边一个女人向他跑来,附近没有站台,但他还是停了车。这个女人叫张华春,上车后看见杨骐铭在等红灯时匆忙地向嘴里塞了一颗糖果。听杨骐铭说因为要赶着发车,没时间好好吃饭,当时她包里还有一个煮熟的鸡蛋,便剥好了壳递给杨骐铭。她问杨骐铭为什么工作要这么拼命,杨骐铭说:“没办法呀,我有三个孩子呀。”

认识的时间长了,张华春才知道杨骐铭的亲生孩子只有一儿一女,他所说的第三个孩子是一个有轻度智力障碍的男孩小吴。小吴今年22岁,初二辍学后一直找不到工作。因为觉得做驾驶员很酷,小吴很喜欢坐在杨骐铭的车上,还总是叫他“师父”。

小吴的父亲在他5岁时因车祸去世,和小吴一样也有智力障碍的母亲改嫁后,小吴一直由外公外婆照顾。但两位老人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杨骐铭很担心小吴以后没办法独立生活,于是在这三年里,他帮小吴找了七八份工作。

2017年,小吴在公交公司内部的一家加油站工作,有客人忘记付钱,小吴也不敢追要。杨骐铭替他赔偿了损失,又通过查监控找到客人,把钱追了回来。这样的事发生了三次之后,加油站不敢继续雇用小吴,杨骐铭只好再替他找新的工作。

今年8月初,杨骐铭找到开餐馆的张华春,拜托她帮小吴安排一份工作。第一天带小吴去工作前,杨骐铭见他的衣服又旧又脏,便先带着他去中心市场买了4套衣服。卖衣服的老板也常坐15路公交车,受到杨骐铭不少照顾,所以这4套衣服原本要500元,但她只收了杨骐铭200元。

开公交车12年来,因为少有休息时间,杨骐铭的交际圈很小,但每天开着公交车在怀化城区穿梭,总能遇到几个熟悉的面孔跟他打招呼。有人把自家种的白菜送到他的车上,还有人给他打电话:“我养了20只鸭子,有10只是给你的。”

杨骐铭的故事被报道之后,有个名叫邱秋的女孩联系了怀化公交集团。她现在是新晃恒雅中学的一名美术老师,10年前在怀化三中读高三时,每天下晚自习后都会坐杨骐铭驾驶的末班车回家。有一天早上,她坐15路公交去学校,上车时杨骐铭跟她说:“今天末班车的时间改了,你要注意时间,别错过车耽误回家。”

链接

暖心司机把奖金捐给贫困大学生

9月1日,杨骐铭在联系潇湘晨报记者时表示,前几天他看到了很多媒体报道他和小尹同学的故事,他非常高兴,也感谢所有关注他的人。杨骐铭觉得自己所做的事都是应该做的,只是与人方便而已,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当他得知自己获得阿里巴巴“天天正能量特别奖”和5000元奖金时,心情非常激动。杨师傅告诉记者,为了能让这份爱心继续传递下去,他决定将这份“天天正能量特别奖”的奖金全权委托给潇湘晨报,代他全数捐给贫困大学生,让这份来源于社会的爱再次回馈社会,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能得到帮助。杨骐铭说:“尽我所能帮助他人,对我来说其实也是非常开心的事情。”

杨骐铭的妻子钦女士对于丈夫的决定也表示支持,“我了解他,当时就预感他不会拿这个钱”。看到新闻报道之后,杨骐铭在长沙工作的大女儿还专门给父亲写了一封信:“很自豪我有一个好父亲、好榜样,希望你多回家吃饭,希望你每天早点回家,希望你健康开心,希望你把自己照顾好。最后说一句从未正式对你说过的话:老爸,爱您!”

实习记者 易可欣 王佳箐

(《潇湘晨报》2019年9月2日A06版)

版权声明: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怀化日报”“来源:边城晚报”“来源:掌上怀化”“来源:怀化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怀化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怀化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大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