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魅力怀化 > 名胜古迹 > 正文

晴川历历映古道

晴川历历映古道

王九日

古道

在溆浦县与隆回县之间,有这样的一条古道,它修建年月上溯至唐宋,起于溆浦县城,途径水东、高明溪、龙王江、两丫坪、咀坡、槐子冲、满天星、老鹰坡、隆回兰草田、金石桥到达隆回县城,全程约90公里。这是一条穿越雪峰山的通衢大道,是湘中通往湘西的捷径,以前既是衙门要员巡视联络的官道,生意人通江达海的商道,也是兵家必争和强人拦路求财的要道,被后人称之为“茶马古道”。

这一古道具有严格的规制,路面宽阔,五里一亭,十里一铺,既能供客人歇脚喝茶,餐饮住宿,又便于计算路程。随着年代更替,世事沉浮,特别是近年来逐步落实“村村通”惠民政策,山乡到处修了公路,曾经的古道逐渐被冷落甚至遭到毁坏,弄得七零八落,只有从两丫坪到咀坡仍保存完好的一段五公里长的古道。8月15日,我和两丫坪镇党委书记贺达昊等十余名镇干部从两丫坪出发,沿茶马古道步行,经半坡(原青山村)到达咀坡。以此方式重走先贤路、抗战路,学习先辈们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精神,同时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3周年。

凉  亭

古道穿越的两丫坪上街和下街,在解放前既是古道,又是人口集中的贸易地,青石板铺就的街道两边是装了响板的铺面,晨昏两夕,店家开关店门的声音此起彼伏,十分悦耳;逢到集日,镇街人声鼎沸,牛嘘马叫,繁华异常。

走过镇街,沿河步行里余,自温溪江上坡,一路溪流溅溅,飞瀑坠崖,山青树绿,蝉鸟和鸣。上坡三里,来到名传后世的半坡凉亭。凉亭有几百年历史,过去四周是青砖围墙,中间为木质结构的主建筑。上世纪60年代的一次火灾,将凉亭化为灰烬,如今的木屋是姓罗的守亭人复修的。据说,1945年抗战时,几万国军打此路过,其中有被抓的挑夫,为图省力偷工减料将所挑的子弹藏于亭中砖缝内。凉亭失火时,子弹烤热爆响不断,乡人不敢近前,只好远观。此凉亭之所以有名,是因为在民国版的《溆浦县志》里曾收录其大门上的一副名联:上坡去略停一时直上青云宜捷步,下岭来稍休片刻如问前程尽坦途。此联形象地描绘了凉亭位置,指明旅人前进方向,可谓扣人心弦,处心积虑。

无独有偶,在古道的另一头,东边的隆回县金石桥镇上坡的古道凉亭上也有一名联:“君请息肩,老鹰坡上途犹远;客来解蹬,洗马滩头水正清。”相传此联为当地名人所撰,下联原为“客来解渴,洗马滩头水正清。”后被一路过的卖油郎瞧出端倪,似有不妥:既然凉亭备有茶水解渴,那洗马滩头的清水似嫌多余。故而找到主事人建议修改一字。岂料主事人以貌取人,态度颇有轻慢。卖油郎说出原委,建议将“渴”字改为“蹬”意义就完美了,说明骑马而来的客人在凉亭饮茶解渴后,还可让一路劳顿的爱马去清澈的洗马滩头饮水。主事人听后马上换了笑脸,前倨后恭,厚礼相待。说明高手在民间,一字堪称师。这两副对联首尾照应,互为映衬,媲显两县文人之聪明才智。

碑  记

自半坡凉亭上行两里左右,古道平缓处,路边矗立着相连的三块石碑。石碑每块高约1.2米,宽0.8米,中间主碑的右半部分有如下繁体碑记:

尝思崎岖而虑趑趄,乐坦途而快阔步,人情也。此地嘴坡,高虽不等昆仑,形容难比荡平。而上通宝庆,下达辰州,负担者冠盖云集,乘骑者车马载道,攘往熙来于此地者,固络绎而不绝也。但雨雪雰霏,旅人有泥途之患,遇土坎壈过,客怀颠覆之忧,岂任关山难越而好不悲失人乎?是以吾侪目击心伤,前既为通衢,今当加补砌。策思独立难成,共勷易为故,集簿募化,幸仁人君子解囊相助,因请石匠补之以石盖,以继前人之志。云尔,敢言功德哉?是为序。皇上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季春月榖旦。

此篇两百字颇具文采的序文,简明扼要地阐述了当时铺路的原由、时间、经过以及资金来源,迄今已有167年。至于路段,应该就是自河边开始到嘴坡(现在的咀坡)的这一段路,其余碑上文字皆为近四百人的募捐人姓名和数字。

穿过百年风云,我们依稀看到在乍暖还寒的早春二月,一群蓄着长辫,穿着短褂的先民怀着宗教般的虔诚,弯腰屈膝,肩挑手撬,挥汗如雨地铺设石道,路过的行人向他们投以赞许的目光,嫣红的广木香花应景怒放,璀璨满山,馨香馥郁。我们脚踏石板拾级而上,似在一页一页翻阅一本浸透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线装古典,从中读出了行善积德、惠及后人的大美大爱情怀。

半坡古村

爬到山坡一半处,突现一山垭,路边岩磡上有棵千年古栎树裸露遒根,展现着坚强。古树的四周依山而建有七、八栋民宅,屋前醒目地晾晒着一地玉米,老母鸡带着才脱黄口皮的鸡崽肆无忌惮地在晒垫边啄食。几只黄狗闻讯赶来,朝我们狂吠一阵表示对主家的忠诚。一个叫贺文华的五十来岁汉子走来斥退狗帮,热情地递烟敬茶。与他闲聊得知,住在这里的有贺、张、龙等姓居民,按他的说法是五名杂姓。他们世居在此,已经不知有多少代。因这里正处古道半坡之中,“半坡”地名由此而得,后被当作为村名,解放后半坡村被改为“青山村”,去年合村,又与嘴坡村合并为“咀坡村”。问他这条古道上曾经走过哪些历史名人?他说贺龙的红军曾经走过,还有抗日战争时国民党的“粮子”也走过。我补充说,从此路过的名人有很多,明代贵州总兵官石邦宪镇压老鹰坡瑶民时经过这里;太平天国的翼王石达开在天京怒而率兵出走巴蜀经过这里;湖广总督林则徐去湘西视察行伍经过这里;还有著名的辞海编辑舒新成回家省亲也是走的这里。老贺对其他名人似懂非懂,但他对林则徐很熟悉,几十年前就从影视作品中知道他是禁烟英雄。他惊讶道,林则徐走过我们这里?我说是的,还在两丫坪的灵鹫庵住了一晚哩。他半信半疑问,真的假的?我说在林则徐的日记里记得很清楚。  

我们在峡口小坐,观白云飘逸,赏秋风过境,顿觉游目骋怀,爽心惬意。

嘴坡古铺

古道山顶便是嘴坡坳上。为何叫嘴坡?当地人也不知其所以然。也许是这里处于两个山包之间,自然形成一个垇口,好比是人的嘴唇,其中的两排房子就好比是两排牙齿。因为“嘴”字难写,在解放后就用了个简单的通假字“咀”代替,故称为咀坡。垇口这里差不多有两百米长,铺有宽整的四方青石板,过去在石板路的两边曾设有客铺,供过往客人住宿打尖。以前这里住的是向、贺、王三姓村民,现在大都搬到交通便利的马路边去了,其中有个叫向善兵的,十年前一家人就去了县城开超市,还在城里买了房。这里还住有一两户原始居民,坚守着古屋,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由此沿古道斜行,前面就是斗笠坡和槐子冲了。

村里原书记黄泽木告诉我们,上世纪五十年代,为了防止国民党卷土重来,曾在嘴坡坳上的山头上修建一座碉堡,有一层楼高,后来社会安定,碉堡没有存在的价值被拆掉了。黄书记还告诉我们,在二十年前,曾看到一位老头在嘴坡坳上的古道边烧纸焚香,问他何故,称他曾为“湖南人民解放总队湘西纵队”一员,当时部队从新化奉家山转移到老鹰坡一带,然后沿古道经过这里去县城迎接解放。那时部队曾在此扎营,因旧地重游,特焚纸存念。

纵目晴川历历,山清水秀,雾岚笼翠;俯身古道悠悠,青辉耀眼,感怀今昔。回望古道,贺达昊书记颇有感触地说:在脱贫攻坚、振兴乡村的新时代,我们应尊重历史,回味历史,珍惜现在幸福美好的生活,以崭新的姿态迎接未来,开创未来。 

责任编辑:洪玲娣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晴川历历 古道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