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魅力怀化 > 民俗艺术 > 正文

乞巧节的儿时记忆

timg

活了一个甲子,就过了一个乞巧节,还是进学堂门以前留下的记忆。

“乞巧节”、“七夕节”,是后来才知道的。我们家乡把“乞巧节”叫“接七姑娘”,是未婚女子才过的节日,小媳妇也可以参加奏热闹,但不怎么正式,更不要说如何隆重了,尝尝时鲜水果、比比穿针引线、拼拼纳鞋底袜底,都是保留节目。最庄重的就是抬乩接七姑娘。文革开始后好象“接七姑娘”成了“除四旧”对象,这一习俗也消声匿迹了。

七姑娘就是织女。织女的故事听大人们讲过多次,知道天上有个玉皇,玉皇养了七个女,满女叫张七姐。满女思凡,来到人间嫁给牛郎,王母娘娘知道后,大发雷霆,强行将张七姐带回天上,后来感动喜鹊每年7月7日在银河上架了一座桥,让这对恩爱夫妻相会。

那天正在吃晚饭,隔壁梅香姑姑喊我看“接七姑娘”。我放下碗筷就跑,母亲在后面嘱告了一句什么也没听清楚。来到中间屋场,中堂屋里已坐了一大圈大姑娘小媳妇,小丫头、小屁孩则在外面地场坪嘻闹。我的辈分小,中堂里的大人不是喊姑姑就是喊叔母,喊堂姐的只有一位。不一会,抬乩仪式开始,但见:面向神龛的八仙桌上摆着一个茶盘,盘底铺上地灰,堂姐在中堂门口化纸焚香,打拱作揖,口中念念有词,据说是请神。有两位姑姑站在茶盘两边,分别用手指挑着一根竹棍的一端,竹棍穿过一只筲箕,筲箕上垂直绑着一根木棍,木棍刚好接触茶盘底的地灰。不知是两位姑姑紧张了还是疲劳了,手有点发抖,木棍便在地灰上划出痕迹来。这时听到有人叫起来:“七姑娘来了!”“七姑娘下凡了!”姑娘媳妇全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猜测茶盘里写了什么。许是识见有限,大家叽叽喳喳了半天,也没有穿凿出什么意义、附会出什么故事来。热闹一阵,姑娘媳妇有的拿出鞋底、有的拿出袜子底相互交流,看谁纳的针脚细密,看谁绣的图案漂亮。最后一个项目,是比赛穿针,结果是我那聪慧灵秀的堂姐得第一名,这也是我心中的期待,没有悬念。

我堂姐除了针线工夫,还能歌善舞,文革开始后是大队文艺宣传队的台柱子。不过堂姐后来还是靠女工吃饭,学了一手裁缝手艺,是院子里第一个买缝纫机的。后来堂姐带着手艺和缝纫机嫁给了大坡头水柳溪周家,泰和姐夫对堂姐特好,夫妻恩爱,育有一儿一女亦很长进。堂姐“十指针巧”“压金线”,虽不能说“苦恨年年”,但大半辈子却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了。

责任编辑:余来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乞巧节
0